①角度自选,立意自定,题目自拟。②明确文体,不得写成诗歌。③不得少于800字。④不得抄袭、套作。

人生天地间,奄忽若飙尘。生命虽是短暂、渺小的,但每个人都有对美好生活的期许和追求,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这种期许和追求,这种人生坐标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随着家庭、社会各方面因素发生变化,个人的人生坐标也会相应发生变化。(对作文材料进行概括)简言之,人生坐标当随现实变化而变化。

龚自珍有句诗说得真好,“四海变秋气,一室难为春”,我们所处的家庭、社会等方方面面就像是“四海”,个人就是“一室”,家庭、社会的需要“变秋气”了,个人的人生坐标就不能停留在“春”天,也难以停留在“春”天。

人生坐标随现实变化而变化,首先要处理好个人利益与家庭、社会需要之间的关系。(分论点一)既然个人是“一室”,家庭、社会是“四海”,“一室”处于“四海”之中,两者是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因此,个人利益应该服从家庭、社会的需要,个人的人生坐标就要为适应这种需要而作出相应的调整或改变。在抗击新冠期间,许多医护人员、党政公务人员,都舍弃个人舒适安逸的生活状态,服从社会需要,挺身赴一线工作。在他们原先的人生坐标里,也有着许多计划甚至蓝图,比如结婚生子、进修旅游、探亲访友……但社会需要他们去一线抗疫,他们个人的人生坐标就相应作出调整。

军队开战在即,指挥官溜号做逃兵;父母染病在床,做儿女的找借口逃避伺候……个人的人生坐标不能随现实变化而变化,其原因无非是将个人利益置于家庭、社会之上,想让“四海”来迁就“一室”,自然是痴心妄想!

人生坐标随现实变化而变化,其次要注意调整或改变个人人生坐标时要深思熟虑,既要服从家庭、社会需要的大局,也要实事求是,充分考虑个人的实际情况。(分论点二)比如,一个身患重病的人,是不会被允许奔赴抗疫一线的。同样,假如鲁迅当年弃医学文,改变自己个人人生坐标时,也不会因为一时头脑发热而仓促作出决定。鲁迅改行做文学家,他肯定先得自我评估一下自己究竟有没有这方面的才能。钱伟长原先想和叔叔钱穆一样志在研究文史,但敌人入侵祖国的飞机引擎声,即社会的需要让他改变人生坐标,决心弃文从理。钱先生这样做,是有个前提的,他的物理成绩向来优异。

综上所述,人生坐标随现实变化而变化,个人要踞守主动地位,既要服从家庭、社会需求发生变化的大局,也要实事求是衡量个人的具体情况,既尊重、顺应“四海”的变化,又维护“一室”应有的特点和需求。这样的处理,才称得上是合情合理。

美国学者爱默生说:“一个人是一捆关系,一团根蒂,而他开出来的花,结出来的果实,就是这世界。”个人能顺应现实变化,能适应家庭、社会需求的变化,主动调整或改变自己的人生坐标,他和这世界的关系一定是和谐的,“一室”处“四海”,春秋皆美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家庭可能对我们有不同的预期,社会也可能会赋予我们别样的角色。”当三者出现落差或错位时,我们该如何选择呢?我认为,要依照先社会再家庭后个人的顺序进行调整。

当社会与家庭产生落差或错位时,我们应当以社会为重。或许有人会说,保护自己的家人、亲人才是最重要的。的确,血浓于水不可否认,但他们或许并未了解“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社会是大“家”,家庭是小“家”,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包拯,大家熟知他执法如山,铁面无私,即使是自己的亲戚犯了法,他也会为了公正而依法处置。但是,也有许多贪官污吏,仗着自身势力让亲属逍遥法外,殊不知这会对社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如果包拯没有先社会再家庭的意识,那么他不会成为人们眼中“公正”的代言人,当时的社会恐怕也不会如此太平。再看看现在的许多时代楷模,如黄文秀、肖晗等,都本着先社会再家庭的理念,为社会大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赢得了我们的敬仰

当社会与个人出现落差或错位时,我们应当先社会后个人。因为社会是一个整体,个人是社会的一部分。人的价值只有在为社会奉献的过程中才能实现。公民汪勇,他在疫情期间本可以过稳定的居家隔离生活,但看到了社会的需要后,他挺身而出,组建志愿者团队,尽自己所能为社会贡献力量;钟南山院士年事已高,本可以在家安享天年,但在武汉疫情最严重之时,他不顾个人安危,赶往前线。还有许许多多的逆行者,正是因为有他们先社会后个人的奉献精神,我们才能成功控制疫情;正是因为有他们先社会后个人的奉献精神,我们才能找回安定的生活;正是因为有他们先社会后个人的奉献精神,我们的健康才能得到保障。

当家庭与个人出现落差或错位时,我们应当先家庭后个人。家庭,是抚育我们茁壮成长的温暖港湾。如果没有家人的疼爱、家庭的保护,就不会有今日被幸福包围的我们。是家庭,帮我们抵挡了许多苦难,消除了孤独感、无助感,给了我们莫大的安全感。若先个人后家庭,相当于将家庭给予我们的一切拒之门外,这样一来,恐怕失去的远比得到的多得多。

当然,这并不代表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理想,而是说要以社会、家庭为前提,将三者更好地结合起来。这样的人生坐标才最值得推崇和拥有。

罗曼·罗兰曾说过,真正的英雄,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的人。在这个时代,我们生活的真相是现实变化不定、个人和外界的定位产生落差。然而,希望成为英雄的人,必然要接受落差,坚守人生的初心和期望。

在生活格局不断发生变化时,个人的期望受到许多方面的影响。家庭是每个人梦想的温床,但当你飞翔的方向与父母的目光迥然相异,个人期望与家庭预期的落差就由此产生。社会是每个人成就梦想的舞台,但若个人期望和社会需求指标、评价标准不匹配,错位的可能性也将大幅跃升。

如果个人的期待屈从于家庭与社会这两种强大力量的牵扯,人的独立性与思想性将陷入现实的旋涡中。正如帕斯卡尔所说“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思想”,何不坚守正确的个人期望,坦然拥抱不可避免的人生落差?

家人当然爱我们,但温柔拒绝家庭预期的道德捆绑绝非不孝或冷酷。“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父母的怀抱不能承载我们的一生,而在我们读书求学的过程中,我们的思维将不可避免地区别于父母的思维,展现出独立与个性的风采。同时,父母也将不可避免地对我们产生认识上的盲点。由此推断,基于父母的认识而形成的家庭预期难免与我们自己的期望产生偏差。那么,当父母的判断失准时,我们是否仍有必要委屈于此?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一味遵从父母之志是一种愚孝,将家人的期望勉强嫁接于自己的人生是一种对生活的亵渎和不负责。因此,在落差产生时,不妨拥抱落差。

社会自然需要我们,但理性拒绝社会的定位绝非离经叛道或不知好歹。樊锦诗当然可以接受职场精英等社会角色,但她投身敦煌的个人选择才能得到人生价值的真正实现;钟南山、李兰娟本可以自安于院士之誉,然而逆行抗疫,坐镇武汉,则是坦然接受了角色错位,追逐自己的本心。英国诗人约翰·多恩曾说:‘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这自然无错,因为个人生活于社会之中,自然要如曾国藩之言“躬身入世”,寻找自己的定位,创造价值。海明威也说,一个人要成为最坚硬的岛屿,才能成为陆地的一部分。一味屈从社会定位拒绝错位的人不可能成为坚硬的岛屿,土质日渐疏松的结局只能是岛屿渐渐沉没于人生的海渊。

有些落差象征着家人的温暖,有些错位暗含了社会的关怀。我们拥抱它们,是对这些善意的感激。我们执起父母的双手,向社会躬身感谢,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人生期望,我们应当奔赴自己的天空。世间万象,变动不居。我们怀着各自的期望,拥抱与家庭、社会的落差。

从呱呱坠地开始,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家庭、社会的影响。我们常说的“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无不向我们阐明了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难免会产生落差或错位的道理。

目前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电视剧《湾区儿女》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主人公澳门女青年麦斯钰从打工、读夜校开始,到成长为一名引领“中国智造”的优秀女企业家。她的经历,既有自己要上岸生活的人生坐标,又有受父亲的影响而失去读大学机会的生活轨迹,更有紧紧抓住澳门回归、港珠澳大桥建造、“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发展时机到珠海创业的艰辛之路。她的故事,很好地回答了我们在人生坐标与家庭、社会之间产生落差或错位时应拥有的态度以及应采取的行动。

人生坐标的确立,需要我们与时俱进,不断修正。唯有如此,才能适应社会的不断发展,承担起社会赋予我们的责任,让自己释放更大的价值。年轻的申怡飞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他从少年时代开始,就为自己追逐的梦想努力付出,15岁读名牌大学,在他获知中国半导体行业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没有自己的“芯”时,便立下以制造“中国芯”为己任的人生坐标,顽强拼搏,21岁时便成为中国5G核心技术最年轻的开拓者!

面对落差,需要我们调整心态,摆正位置。唯有如此,才能更好地融入新的团队,发挥出自己应有的作用,创造出更优秀的成绩。中国女排告诉我们这一切。女排国家队的每一位队员,在各自的省队,哪个不是主力?不是核心?但到了国家队,她们消除了落差带来的心理影响,重新修正自己的人生坐标,红花绿叶相衬,从而造就了完美的中国女排团队,铸就了女排精神的辉煌。

面对错位,需要我们审时度势,找寻方向。被称为“民族魂”的鲁迅由起初的学医救人到后来的弃医从文的决定,31岁时便成为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从哈佛大学辍学投入微软创业的举动,既有他们自身对人生坐标的定位,更有家庭、社会对他们的影响。是他们的人生坐标与肩负社会责任的完美结合,是他们对错位的正确面对,让他们找到了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创造了最大的社会财富,助推了社会的发展。

如今来到了新时代,面对如何解决落差或错位问题,我想,各种最美逆行者的举动已经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因此,在现实生活中,00后的我们应正视落差或错位,肩负责任,以实际行动不断修正自己的人生坐标,尽情展示自己的风采。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指出人生应当有的追求:“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一个人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在他临死的时候,能够说,我把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人生于平凡,累于人世,在瞬息万变的现代生活中,我们应当选择“无惧变化”的态度笑对人生中错位和落差。

无惧变化,积极面对生活中的挑战。2020年伊始,疫情席卷全球,面对病毒和疾病的挑战,中国上下一心,全力抗疫,不仅迅速控制住了本国的疫情,还积极投身于国际人道主义援助事业,帮助全人类共渡难关。大凉山的火灾无情,十九位消防员的生命有爱,当生活带给这群逆行者挑战时,他们选择从容无惧,直面应对。每个人都对自己的人生有所期待,但生活中的变化往往使人措手不及:人生的潮起潮落,颠沛流离,坎坷崎岖;人生的迷惘困惑,茫然失意,抑郁苦闷,风云莫测。面对变幻无常的人生,我们需要的是一颗无畏无惧、勇往直前的心。

在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中,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难免会产生。面对落差或挫折,我们应当如何定位和选择?

当个人的努力和家庭的预期之间出现了落差,我们可以消沉一时,但绝不可从此消极沉沦。史铁生和她的母亲原本都期待着他能奔向自己的梦想,用双手去创造属于青年人的一片天地,可是命运选择捉弄史铁生,不仅让他双腿残疾,更让他和家人的预期落空,母亲在担忧和疾病中逝世,史铁生也因此消沉很久。但是,在地坛的阳光下,在地坛的角落里,史铁生从昆虫的鸣叫中惊醒,从过往行人的背影中顿悟了母亲的爱,从此不再沉沦,用笔杆写下了激励万千青年的文字。笑对落差,是对不可重复的人生的负责。

当一个人的付出与社会赋予的角色之间产生了错位,不要悲伤,不要逃避,峥嵘岁月需要不惧风流、不言愁苦的壮志少年。阿里巴巴成立之初,少有人看好师范毕业的马云,更多的人对马云投来的是质疑、哂笑的目光,但是时间证明了这个曾经被社会赋予讲台上的教师、地摊旁的商贩、西湖边的导游等角色的追梦人的理想是可以实现的,马云用勤劳和智慧书写了自己的峥嵘岁月。笑对错位,是对风华正茂的少年的要求。

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当代中学生肩负着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使命,我们只有无惧人生变化,笑对错位落差,才能做到“观泰山而小天下”,在平凡中孕育出伟大。

在日新月异的时代变革中,个人的美好愿景与家庭、社会的期许之间难免会产生落差或错位。“00后”的我们,该怎样在诗样的年华,精准定位人生坐标,锻造我们的精神骨骼,承担起我们对家庭、社会的应尽责任,与时代同频共振呢?

鲁迅东渡日本学医,但现实却让他看到,“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于是他弃医从文,开始救治国人的灵魂。印度诗人泰戈尔曾说:“只有经历地狱般的磨炼,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诚哉斯言!不经历风雨,哪来横贯天际的彩虹?小时候,我们曾憧憬做科学家、做飞行员、做歌唱家……童年的美好愿景,随年龄的增长而慢慢变得骨感,但我们不可消磨斗志、游戏人生,而应当重整目标再出发。

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言,未经思索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我们要冷静思考自己在时代中的站位,理性审视当下现实,心骛诗与远方,不骄傲不气馁,奋力前行,奏响时代的奋进之歌,让自己的人生坐标与家庭、社会的期许契合,万众一心,共谱中国梦的美好华章。港珠澳大桥工程师林鸣、“泥巴院士”邵明安、勇敢追梦的电影导演郭帆、43年如一日研制惯导系统激光陀螺的高伯龙……他们用自身的行动为我们“00后”树立起学习的榜样。

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说:“人活着不是为了拖动锁链,而是为了张开双翼。”外卖小哥雷海为,是一边送快递,一边背诵自己喜欢的诗歌。只要你心中也装着诗和远方,就能通过不懈的努力走到更远的地方,引领在精神创业中无家可归的人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但个人的美好愿景与家庭、社会的期许之间难免会产生落差或错位,年轻的朋友,与其麻木地、行尸走肉般地过一生,不如用自己的智慧和血汗去创造一个美好的人生,肩负责任,在与时代的同频共振中放飞自我,大写自己的人生。

每个人降临人间,总会带着各种梦想,而现实中的我们,只能扮演好一两种角色。这落差或错位,不免让人怅然。其实,只要你想一想千姿百态的水,就能理解生命的真谛。

无论是微小的水滴,还是涓涓的溪流;无论是奔腾的瀑布,还是浩浩的江河,水的每一种姿态都让人喜爱。生命亦如水,每一个个体都无可替代,独具魅力。

因此,我们不应害怕人生错位。事实证明,很多人的生命由此而显示出别样的风流。2020年5月31日,在万众瞩目中,美国SpaceX载人龙飞船呼啸而起,飞向太空。这伟大的壮举,昭示人类又一次以无比的勇气迈向神秘太空。一时间,埃隆·马斯克的名字如雷贯耳。追寻他成长的轨迹,我们不禁为他的勇气折服。1995年,24岁的埃隆·马斯克进入斯坦福大学读书,入学的第2天,他就果断辍学,离开了学校。他没有按照家庭的期望,而是创立了SpaceX、特斯拉汽车等三家公司,成了远远地将世界甩在了身后“钢铁侠”。

我们再看看国内,中国近现代绘画大师齐白石,出生乡里,职业卑贱。但是,他没有如家人乡亲所愿只做木匠,而是中年改行,晚年北漂,57岁后定居北京。他的花鸟人物,鱼虾虫蟹,野趣横生,妙手天成。造型简洁生动,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明快浓艳,意境淳厚深远,征服了京都画坛,也征服了全世界。

错位改行的事例,比比皆是,不一而足,一如辍学的马斯克、改行的齐白石,一如弃医从文的文学巨匠鲁迅,还有写出创销售纪录的《活着》一书的作者余华。上述事例让我们明白:假如你的人生目标和家庭、社会重合,那么恭喜你;假如有了落差,那么请你理性思考,慎重地再做决定。但须记住,遵从自己的心愿,根据自己的特点,而不是盲目地为他人而活。

闲来投身自然,我曾见无数矫健的生灵,在自己的空间以特有的姿态,尽情展现生命的活力。鹿鸣深山,鱼翔浅底,鹰击长空……当然,我最爱欣赏的还是清澈透亮的水,并常常由此联想到我们如水的生命。不要担心错位,那会有别样的精彩,那灵动变化的水,或娇小妩媚,或婀娜风流,或浩瀚磅礴,每一种都美不胜收;更不必担心落差,落差是生命不同的姿态,好比千尺高崖上的每一段瀑布,或如花如雾,或像冰似雪,或飞珠溅玉,让你目眩神驰,你能说那一段最美?

林清玄在《为君叶叶起清风》里讲道:“白鹭立雪,愚人看鹭,聪者观雪,智者见白。”白鹭立雪,愚聪智者虽所见不同,而皆为美好。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然而这份美好常常被无情的现实折磨得千疮百孔,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由此而生。面对这一困境,我们如何自处?是选择逃离还是坚守到底?是屈从动摇还是不忘初心?答案是显然的。

泰戈尔有语“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生而为人,当直面错位,正视落差,接受现实而绝不屈从于现实,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落差与错位的产生缘于现实与理想的撕裂。山巅学潜泳,深潭学滑翔,知其不可也;一心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谁晓得出来的竟是蛇与鸡;我当你是块和氏璧, 哪晓得你是壁上的一滩泥;我欲将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古往今来,因为不愿直面现实与理想的撕裂而导致的悲剧数不胜数。庞涓无法接受自己不如孙膑的现实,选择了铤而走险,于是死在了乱箭之下;大清王朝无法接受被蛮夷之邦凌驾其上的现实,选择了闭关锁国,于是被坚船利炮轰开了国门;乌克兰无法忍受俄罗斯对其为所欲为的愤怒,提议联合国禁止俄罗斯的一票否决权,于是提议被俄罗斯一票否决……现实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间隔着湍急的河流,我在这一头,你在那一头。

所以,我们要学会接受,接受现实,直面错位,正视落差,只为了让自己少一点愤怒。王小波说过,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直面错位,正视落差是一种智慧。海明威说过,世界上最大的勇气,是压力下的优雅。如果你知道往哪里去,全世界都会为你让步。勾践直面敌强我弱的现实,知耻后勇,卧薪尝胆,这是一种智慧;华为直面美国技术打压的现实,合从连横,推出5G,这也是一种智慧;共和国直面新冠袭卷全球的现实,接受现实而不屈服于现实,不欺不瞒,全民动员,这更是一种智慧。

直面错位,正视落差也是对初心的坚守。古人云: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这份从容的心态,我称之为初心,所谓初心,就是在所有的愿望、誓言和梦想当中离自己本心最近的那颗心。有的初心,走着走着,丢失了,而有的初心,走得再远,我们依然会坚定地靠近它。《大话西游》中一句经典的台词:“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牛夫人。嘤嘤嘤……”这句台词貌似搞笑,却揭示了一个无奈的现实——坚守初心何其难哉!

面对现实与理想的错位,你熬得住,就出众;熬不住,则出局。愿你我在滚滚红尘中,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坚守初心,砥砺前行。

人活世上,只有一遭。三岁看到老,三鉴照人生,三观定坐标。只有树立正确的人生坐标,才能期望未来的人生美好。

树立人生坐标 , 期望未来美好。从呱呱坠地到盖棺定论,从树高千丈到叶落归根,从艰苦奋斗到飞黄腾达。人,来一缕青烟走,来世上吃喝拉撒睡,到人间酸甜苦辣尝。但凡有志者,事竟成。有心者,无难事。有坐标者,行稳致远人生无悔!人,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应争取生命的宽度,更应增加生命的厚度和高度。人生坐标,时间X轴,似流水一维向东;平面Z轴,二维家庭是港湾是生命舞台;空间Y轴,三维立体,昭示着生命的最大社会价值,承担着国家民族的使命责任,关联着人类的命运和未来!

怎样树立正确的人生坐标呢?存在决定意识,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决定了你生在怎样的一个环境里。父母家庭在你没有生下来之前就已经在你身上寄托了美好的期望规定了你的人生航程。而社会这个大环境也决定着你树立怎样的人生坐标。穷则思变,富则安逸。正确的人生坐标将是你行动的指南,将是指引你生命之舟渡过暗礁险滩的灯塔,也是你人生路上的加油站充电桩!

树立“我以我血荐轩辕”为人生坐标的鲁迅,从父亲的病亡,看到老中医的荒唐。选择了学好西医可以救治被中医耽误的病人,战争时也可救护同胞伤员。但社会的黑暗,群众的沉睡,改变了鲁迅的人生坐标,弃医从文,呐喊醒铁屋子中死睡的国民!

吟出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秋瑾,清庭兵部侍郎正二品官员的贵夫人,湖南多家钱庄的阔太太。人生的坐标因救国救民反抗清朝的黑暗统治而树立。别儿女,赴东洋,投身革命党。三十二岁,抛头颅,洒热血,为救中华出苦难。死而无憾,虽死犹荣。

周赴日留学前,“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后,始终不忘初心,坚守信仰,扛起使命;一生为民,两袖清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站在新时代与青春的历史交点上,我们决不能让家庭和社会的美好期望落空!在蜜罐中长大的我们,应当树立怎样的人生坐标呢?

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家庭和社会的影响。它们相辅相成但又存在矛盾,在每个人规划好未来美好蓝图后,会发现原来有这么多的无奈和不得已。有家庭带给我们的预期,有社会不同组织给我们的预设,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规划的角色、家庭的角色、社会所承担的角色都在不断变化的现实生活中,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难免产生出很多的心理矛盾与疑惑。那面对落差或错位,我们该用怎样的心态面对?面对落差或错位,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坐标,也有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个人成长就需要与时俱进,人生坐标也会在肯定-否定-肯定这样的模式下不断修正坐标的方位,最后才有可能在某个时刻达到较理想状态。个人的成长以及家庭的演变,同时都需要适应不断发展的社会,最后承担起社会赋予我们的责任,在迎接各类挑战的同时让自己释放更大的价值。

面对人生的落差,接受现实,调整心态,不卑不亢,积极乐观。人生起起落落,没有一帆风顺。就像李白在行路难里说的,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人在自己、家庭以及社会这三者之间不管是人或事或时,都会因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不同时间最后导致不同的结果,最后造成的各种各样的落差。

但这难道不是很正常普遍的吗?难道因为这样让我们自怨自艾吗?难道因为这样让我们一蹶不振吗?难道因为这样我们放弃人生吗?人生很长,方法永远比困难多。面对落差,正面接受目前现状,不卑不亢,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总结经验教训。因为一路的风尘,只为那久违的朝阳。

面对人生的错位,调整方向盘,审时度势,寻找最适合的方向。国父孙中山弃医从政,在澳门、广州等地一面行医,一面结纳反清秘密会社,准备创立革命团体,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从哈佛大学辍学投入他构建的微软帝国创业,奥运会冠军田亮与英皇公司签约不久,田亮被开除出国家队,令他声誉受损,但并没有影响他以后在商业的成功。

他们对人生坐标的定位,有家庭的影响,更有社会对他们的影响。他们面对人生的错位,不管是主动或者被动都积极调整个人方向,找到那个最契合家庭和社会的那个方向,找到了最适合他们自己发展的道路,创造了社会财富同时发挥着家庭与自身的价值,助推了社会的发展。

人生是一次海上航行,到哪里去,停靠在哪个码头,都需要进行精心设计。因为有了精心设计,一些人不但拥有了人生坐标,而且达到了家庭的预期和社会的期望;当然也有一些人,虽然拥有自己的人生坐标,却得不到家庭和社会的认可,只能在落差与错位中抱憾终生。

“我的人生我做主”,没错,设计人生从自我开始。只有自己设计的人生,才能有确定的方向和目标,也才能有巨大的动力和干劲,更能使自己的才干得到发挥。然而,设计人生时如果仅仅考虑自我需求是远远不够的,它必然跟家庭与社会发生联系,体现家庭的预期和社会的期望。一个人在设计人生时,只有把个人的意愿与家庭的预期、社会的期望结合起来,才能实现更大的价值。

大家都知道,鲁迅年轻时选择学医,这是他自己的人生设计,也是家庭的期望。然而,当他在日本看了一场电影后,他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他觉得自己的人生选择与社会的期望有较大的落差和错位,于是竭力弥补与调整,毅然决定弃医从文,以唤醒沉睡的心灵,改变国人的精神。很明显,鲁迅后来的人生设计,更多地融入了家国情怀,他所考虑的不只是自己这个“小我”,更是国家和民族这个“大我”。可以说,唯有把“小我”与“大我”相结合,才能开拓人生的新境界。

“时代楷模”黄文秀,北师大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主动放弃大城市的工作机会,毅然回到家乡,成为一名乡村的普通干部。在有些人看来,也许这是个人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或错位,从而充满惋惜与同情。然而,在黄文秀看来,这是把个人、家庭与社会完美结合的人生选择,因为她渴望用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渴望把满腔的热情倾注于脱贫攻坚的伟大事业中。在她的人生坐标里,有她自己的理想信念,有家庭的期望,也有社会的信任与期待。她把“小我”与“大我”有机结合起来,让青春焕发出别样光彩。

马克思说过:“在选择职业时,我们应该遵循的主要指针是人类的幸福和我们自身的完美。”设计人生,胸怀家国,就会使我们的选择少一些落差与错位;设计人生,胸怀家国,就会使我们的选择多一些温度与厚度;设计人生,胸怀家国,就会使我们的人生航船朝着正确的方向,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到达无比美丽的彼岸!

对于未来,我们总有许多憧憬和期望。我们渴望一路走向目标,风雨无阻;渴望一直追逐前方,无惧艰险。然而,梦想与现实总有落差,家庭与社会对我们的定位可能与我们的期望背道而驰,我们或许会迷茫,会彷徨,但是最终我们应当在这种落差中找到适当的位置。

找到适当位置的首要前提就是坚定信念,设计好自己的人生。名校出身的黄文秀,告别繁华的都市,回归故土,成为脱贫战场上勇敢的战士;与丈夫分隔几十载的樊锦诗,舍半生给茫茫大漠,为敦煌不停奔波着;放弃国外优渥条件的黄大年,心系祖国,成为中国尖端技术的攻坚人。无论是名利的诱惑还是条件的险恶,都不足以磨灭这些追光者的坚定信念。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居燕雀之群,怀鸿鹄之志。这就是我们青年学生所要学习的,如此我们才能瞄准方向,奋勇前行。

我们在坚定信念的同时,绝不能将家庭的预期与社会赋予我们的角色视若无睹,而要适当地听取。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很多时候他们所说的话、所做的事或许与我们的意愿相违背,但出发点都是为了我们,希望我们最终能成为有用之才。更何况,有时候我们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便如暴君般肆意妄为,那与大雾天在悬崖边起舞有何区别?可能下一步就会掉进无尽深渊。此时,他们的意见能为我们拨开漫天迷雾,照亮前方崎岖的道路。

反观现实,我看到更多的人因为自己与家庭、社会之间的落差而迷失自我,一味地听从外界的声音,放弃自己的意志,从此庸庸碌碌地活着,一生如同一日,何其可悲!最理性的做法应当是,无论是心怀他人期许,还是书写自我人生,归根结底都是要在落差中找到平衡。与其苦苦徘徊、犹豫不决,不如正视落差,将落差转化为实现个人价值的动力。从本质上来看,他人期许与个人理想并无根本性的矛盾与对立,关键在于如何将家庭期许和社会需求融入个人追求中。唯有将他人期许和社会需求作为心中标杆,并始终保持着自我的正确航向,方能与时代同频共振。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们应当坚定自己的信念,并适当听取外界的建议,如此才能瞄准方向,奋勇前行,如此才能在遭遇不幸时仍有“黑夜终将过去,白昼终将到来”的乐观,如此才能在面对困难时仍有“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勇气。